沧州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国产安全软件为何都成了白卷英雄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04:32:48 编辑:笔名

最近几天,全球三大权威杀毒软件测试机构分别宣布撤销2015年授予360和腾讯的所有认证奖项。360随后宣布退出其中一个测试AV-C。腾讯并没有立即宣布退出,但是说需要法律维权。就在几天之前,两家还先后拿着自己通过测试,并都取得高分的测试结果,向社会宣传他们的好成绩。这种剧情的反转真是让人看不懂。

不过,三家机构针对腾讯和360被取消评分给出的原因也不同。腾讯被取消评分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为了“跑分”而特意进行了优化,而针对360指控则更加严厉,说它实际上是借用了另外一款国外知名杀毒软件BitDefender的引擎,但在送评的版本当中开启这个引擎,却在给用户提供的最终版本当中默认关闭,导致如果用户以默认的形式安装了360杀毒,他们就不会使用BD引擎带来的充分防护效果。

因此,针对这两种不同理由,腾讯和360的态度也是各不相同。腾讯就显得稍微温和一些,他们觉得对评测标准不一感到困惑;360就发表了两个言辞决绝的声明,退出AV-C测试。有趣的是,我看到360在声明当中提出是三个主要的原因让他们这样做;他们并没有否认提供给最终用户的版本跟评测样本不一致。

三大原因分别是:

1、国内不把破解外挂当病毒——“在中国,各种破解器、外挂软件拥有大量用户,只要这些软件没有侵害用户系统和数据的恶意行为,安全软件就不会报毒。”

2、国内有大量低配电脑——“360杀毒为保证用户体验,为国内用户提供了轻巧的安装包。”

3、国内行骗方式比国外高明——“不法分子骗其经纪人卸载了360杀毒,再要求受害者从钓鱼网站下载使用Teamviewer,从而控制其电脑盗取巨额网银资金。”

这三个理由都是非常滑稽的。

首先,原本就不存在把注册机和破解软件故意当成病毒的事情,能够查出病毒,多半是因为里面确实包含病毒,或者使用和病毒手段类似的特征来修改程序,达到破解目的。这会被进行特征码识别的杀毒软件判定为病毒行为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》中对病毒的定义就提到“破坏计算机功能或者破坏数据”,有一些破解补丁正是会对程序源文件进行修改,这样难道不符合病毒的定义么?

退一步讲,就算是把把注册机和外挂都当成病毒并不是出于杀毒原因,而是出于软件厂商的要求,这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。不能因为国外打击盗版措施严格,而国内稍显宽松,就在这个问题上实行双重标准。这对于中国软件厂商的生存更为不利——当然,已经采用免费+增值模式的公司,可能不太会替其他公司考虑到这一点。

其次,说中国有大量低配置的电脑,这个理由就更加说不过去。越是低配置的电脑,反而越是需要更严格的安全防控措施,原因是它们很容易放弃升级到最新系统,仍然固守在微软已经停止技术支持的Windows XP上。

从理论上来说,电脑老到一定程度之后,杀毒软件应该随着操作系统,对其停止技术支持,由此带动电脑的升级换代,促使电脑生产商叫摩尔定律维持下去。然而对于“由于国情所限”必须继续服役的老电脑,它们面临的安全威胁却一样不少。

如果因为配置低的原因就放松对安全的警惕,这反倒更是为本来就脆弱的运行环境打开了方便之门。如果安全软件装在电脑上,因为运行快而减弱防护效果,那么还不如不装,跟放了一个皮肤或者电子宠物在那有什么区别?

最后,我们来看看“用常规工具来实行非常规行为,所以才有了云安全”这样的说法。当然,最大的问题在于“云安全”的标准是由公司自己拍脑袋想出来,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量化指标。我们根本不知道,文中所举的这种以社会工程学方法来获取他人钱财和信息的方式,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测试,以及让全球杀毒软件都服从统一标准。

我只知道一点,就是安全软件不可能连最基本的病毒都杀不了。否则的话,这些安全软件虽然可以防住那么多的非常规威胁,却在普通的病毒防护方面比国外的同类产品要落后;那么攻击者只需要使用最原始的病毒方式,就可以潜入用户的电脑,而根本不用在那些变通的攻击方式上做文章。这样的话,国产安全软件岂不就变成一道“马其诺防线”了?

本次发难的三大杀毒软件测试的一个共同点,就是使用一些已知的病毒库和特征库,使用统一的标准,来测试所有自称为安全软件的产品。统一标准这一点对于我们构成现代社会实在是太重要了。就算这个标准很原始,很“过时”,参与者也必须通过。

我们很难想象有人说自己是数学博士,却连最简单的1+1=2都不会算。而三大测试对于当代杀毒软件来说,就是1+1=2这么最基本的问题。它们的目的很简单:我看到的是什么样的软件,你们给用户的就应该是什么样的软件;我感受到的杀毒标准是怎样的,你们给用户的安全防范也应该是怎样的。然而很可惜,360和腾讯——根据这些评测的官方公告来讲——似乎都没有达到这个目的。

说这三大测试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安全软件测试,自然也会有一些厂商不认同,也当然有知名厂商选择了主动退出,但是它们退出的原因各不相同。赛门铁克在2012年一次测试中得分垫底,甚至差于几乎被当成笑话的微软免费杀毒软件Security Essential,此后声明“测试规则存在误导”而退出。而Comodo则是2011年12月对AV-C测试捐款50000美元,成为其第三方监督员,自然无法再作为运动员身份参加测试。因为“欺骗”和“造假”这样的理由而被公开谴责和取消成绩的情况,在测试历史上是很少见的。

如果不是国情问题,那为啥会接连有两家中国企业遭受同样的待遇呢?

也许声明说的一部分是对的——在中国,与其说有安全软件市场,还不如说有互联网广告市场更合适。一部分互联网厂商在“破坏性创新”之后鸠占鹊巢,成为“安全”市场的竞争主体,其产品目的与竞争姿势本就是畸形的,导致安全软件的使命从保障安全变成了讨好用户,“门神”变成了“大管家”。“管家”去参与“门神”的评测,当然有不合缝漏风的地方。

不管什么测试都会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既然电脑的架构一样,基于这种架构的安全威胁,再变多少花招也始终是那样的。三大测试不一定意味着对安全软件最全面和最完美的考验,但它点出的传统杀毒问题,是个安全软件都必须要解决。不是说你“整体防护能力”强,你就可以不做这些基本的,具有可比性的项目了。

其实,中国和中国以外的世界的安全环境差异,并没有国内厂商说的那么大,不至于让国外测试完全不符合中国国情的程度。如果以“云安全”作为考虑的起点,连防范话术骗子都算做安全软件的职责的话,那就压根没有任何标准可以评判各家软件做的好坏了。你说人家不符合国情,那拿什么来评判才符合国情呢?最后估计就得自己整一个评测了。

所以,要是马上国内要出一个自己的安全评测,我丝毫都不会奇怪——只是,因为全球卷考不过,就来个各国自主命题,以掩盖自己和外国学生之间的差距,何必呢。

南昌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家好
云南妇科体检医院哪个好
新乡牛皮癣治疗方法
江油市骨科医院怎么样
长春治疗银屑病有效的医院